• 全集(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日军攻陷香港后,我的离散生涯开始了。偶然中被日军知道我略懂日语后,我被抓去当翻译。编制在远征南洋的行伍里,到达了鹿岛,在那里见尽当地华人被日军奸淫烧杀惨景。当然我身在军中,不可避免的也目睹了这些残忍的暴行当时我所跟随的岗村少佐乃实一名凶残的淫魔。长得像瘦猴,人称“活骷髅”在我们驻守岛上的日子里,“活骷髅”每天至少要奸淫一名女性。岛上绝大多数居民都是华人,壮男们早已全被抽调做炮灰。留下的是一大群老弱妇孺,虽然每日有填肚的粮食供给,却过着任人鱼肉的日子。

          岛上设有一间女子监狱,我们初到时,狱中还是空的。大约一个星期之后,不知从那儿运来了一批女囚,大概有二十多人。她们被困在岛上旧时的小学校,岗村负责看管这些女囚,所以这些女人的命运就悲惨了。每当岗村审问犯人时,监狱里总要传出骇人听闻的惨叫声。事关他往往有许多残酷和刁钻的刑法使得女犯人哭笑不得,痛苦难当。甘心委曲求全的尚好些,不必受太大的皮肉之苦,但始终免不了接受岗村和其他卫兵的奸淫和摧残。我既身为翻译,每次审讯往往都会在场的。有一天,我又被传召去刑房参加审问一个姓郭的本地企业主的妻子和女儿。当我进入那间阴暗的房子里时,只见柱子上绑着两个女人。从档案中我知道她们一个叫黄淑芬,三十六岁。一个是郭雅琪,十七岁。问话的内容是要她们讲出丈夫的下落。黄淑芬只是摇摇头表示不知道。“活骷髅”立即令四个日本兵把她们的衣服剥下来。黄淑芬尖叫地央求那些士兵不要动她的女儿,可是士兵们并不理她。哈哈大笑地扑上去,把两个女人从柱子上解下来。黄淑芬和雅琪拼命地抵抗着,可是那里及得士兵们的孔武有力。身上又只穿着一件布袋开三个洞做成的囚衣,所以很轻易地就被剥得精赤溜光了。我看了看两个赤裸的女人,只见她们都很清瘦,脸部和手脚都让太阳晒黑了,身体部份却仍是白嫩的。由于女囚们每天都有得冲身,所以她们俩人的肉体显得很洁净。她们的手臂被两个日本士兵紧紧地捉实,一点儿也动弹不得。“活骷髅”又叫我重复地问过一次。不知她们是否真的不知道,我仍旧得不到答案。“活骷髅”指了指黄淑芬,怪叫了一声口令。捉住黄淑芬的那两个日本士兵立即把她双手向后绑起。又把他的头发拉向后绑在手上,然后从屋顶放下一条绳子。只见那绳尾还分成两条细绳。其中一个士兵拿起细绳分别扎住黄淑芬的两颗奶头。跟着把绳索向上收紧,黄淑芬的乳房随即被扯起。那绳索一路向上拉着,直把黄淑芬拉到只剩脚尖着

          ↑返回顶部↑

          目录